站台中国
LEAP 展览观 | 付经岩:飞矢无动
LEAP 展览观 | 付经岩:飞矢无动
来源:艺术界
作者:严凯希
发表日期:2018.06

深入艺术家付经岩的世界好似窥探一个谜团。虽然迷幻,却也非完全坚不可摧——在一定程度上,这个陌生世界的构成是易被理解的。各种各样的元素一次又一次地重现,改变或以不同组合的形式来达到时而神秘时而幽默的效果。神秘的机制在此发挥着作用,这种不明晰的重复或乱序构成了一种秩序,或者说是混乱。无论如何,付经岩都为他的作品注入了新鲜空气。

 

由戴卓群策划的“飞矢无动”是付经岩于站台中国举办的第三次个展。该展起始于一件题为《对话1》(2018)的雕塑作品——由一个安装于墙上的彩色管道的转角部分,以及从两端悬挂起来的环行塑料条所组成。此作品作为一种开放式的,悬而未决的状态来尝试体验不安定的未来。

 

以艺术家付经岩近三年来的绘画和雕塑作品为主,该展由策展人戴卓群选择并撰写在四面墙上的文本为框架,使观众在看展的前进过程中可以慢慢咀嚼。正如它们的标题(“真实的幻象”、“飞矢无动”,“阿基琉斯与龟”和“无意识的逻辑”四个章节)所呈现的,这些文本在哲学中找到了根据,并提出“事实真相如何?现实有多真实?”的类似疑问。那些精通哲学的观众可能还会意识到这里对希腊哲学家芝诺悖论的暗指,这也是展览名字的由来,即一支射出去的箭实际上是静止的——因为在每个瞬间,箭就在它的位置停止着,时间由瞬间组成。如戴卓群所写,“时间被抽离,成为一种实存本身的形式。飞矢无动,刹那即永恒。”

 

这里的文本挑战了我们对时间,运动和变化的理解。而其中最为有趣的是它们如何与艺术发生关系——比如艺术家的创作意向或者是作品的内在含义。付经岩的作品在超然和荒谬中带入一丝哲学的意味,而展览的文本以讲述哲学的口吻进行辅助,使其更为可信,尽管也时常令人费解。基本层面上,这些印出的文本将付经岩的作品中可视化的内容给描述出来了(我在这里想到了“阿基琉斯与乌龟”中的乌龟);广泛层面上,它们帮助艺术家更好地展示了作品——不去提供过多阐释,而用大量的空间来填充。

 

付经岩绘画中经典的人物和元素很容易辨认,但是此次他以一种简单和未完成的方式来呈现——大多数的作品都只有轮廓——这使得作品中的主角面目模糊,同时创造了一种必要信息的缺乏与此同时,这种处理也为解读作品提供了多种可能性。付经岩的作品中有许多关联性,所有的这些联系似乎都是有效可行的,同时也保持了作品的接受程度——也是他为什么倾向于保持标题的模糊和中立的部分原因,例如选择“人物”或“人物和静物”的系列标题。

 

在主展厅的三联画中,《人物7》(2018),《人物1》(2018)和《人物6》(2018)的所有特征都表现为一个女人的侧影,她的耳朵两侧都有一个低发髻。当我第一看到时,我就开始想象在她们空白的脸上凸起的眼睛,好似乔治·康多(George Condo)作品中的那种疯狂咧嘴笑。然而,当我再次看着她们,我在想温和的面孔是否会更适合。

 

除了女性侧影外,这些作品中还包括像菠萝,乌龟,条纹和太阳光线等一些更可识别的重复性元素。《街头3》(2017)中,映衬着条纹状背景,一个大肚男人捧着一只有着阴茎状脑袋的乌龟,在一辆醒目的自行车旁若有所思。有时,付经岩的绘画存在于时间和空间世界之外,那些微不足道的动作便好似是无意义的。在其旁边的画作《乌龟与兔子》(2018年)中,乌龟再次出现,它的双腿紧贴在龟壳内。

 

几副绘画作品间的共同线索还有很多,但是当那些最显眼的作品抢先吸引观者时,反而使人们的目光转向那些不太抢眼的作品。以《静物1》(2018年)为例,虽然看起来这件作品像是展览中的“害群之马”,在由形体与物体主导的展览中,它是唯一一件完全意义上的抽象绘画。而实际上,它也有一些反复出现的元素,如以杏仁和横木来建构一种不确定的波动,搭配着充满表现力的笔触。这些作品值得近距离地观看。那些重复的元素仿佛就像面包屑一般为我们铺出的一条路,虽然并不知道它将把我们带到哪。付经岩的绘画中有一种怪异的俏皮和幽默,隐喻着我们所得到的就是那些东西,无需进行更多的复杂化。

 

在展厅来回游走几次之后,观者开始熟悉付经岩的视觉词汇。然而,其中一件雕塑作品暗示着,无论现在得出什么结论,它们都将会再次被打乱,最终变得毫无意义。《等待下一次震动2》(2016年)由涂漆的木制楼梯的扶手支柱组成,这些支柱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而不稳定的组合。正如其标题所表示的那样,这件作品看起来好像只处于一种过渡状态,而下一次动乱后变成另一种形式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也当然,这件作品或多或少地展现了飞箭的静止不动:这些楼梯柱仿佛像正要爆炸的导弹,只不过被某人按下了暂停的按钮。

 

此次展览的作品善意地提醒着观者:运动和变化只是简单地发生了而已,并不一定带有任何目的——事实上,它甚至不会像我们所认定的那样发生。同样,断言付经岩的作品是在描述一些超越所见的事物,或者断言他的作品实质上是在描述某种特定的事物是不明智的。恰好相反,其作品只是简单的存在着、维持着自己。虽然提供了很少的阐释,但这些作品依旧引人入胜,它们欣然接受你所能给予的所有——只要你有想法,它们便可以提供空间来让你书写

相关作品

静物 1
静物 1
纸本丙烯
109 x 79
2018
街头 3
街头 3
布面油画
200 x 160
2017
  • ©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
  •  | 
  • 博客
  •  | 
  • BIAP
  •  | 
  • Facebook
  •  | 
  • Twitter
  •  | 
  • 微博
  •  | 
  • 微信
  •  | 
  • 豆瓣
  • 注册
  •  | 
  •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