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台中国
798艺术·对话|陈栋帆:尺素寄情
798艺术·对话|陈栋帆:尺素寄情
王薇
2020.07

798艺术:据悉,此次你在dRoom-站台中国的个展“被遗忘的信件2020”中呈现的作品是你在纽约疫情期间的创作,涉及了对当下现实以及艺术、自我、社会关系的反思,能否首先谈谈你在绘制这些作品时的状态及相关思考?


陈栋帆:我记得疫情开始的时候恰逢纽约的军械库艺术周期间,大大小小的艺术博览会有近十个。展览会上还是人山人海,大家都在讨论这场疫情,虽然都还故作镇定,但是见面已不敢相互拥抱了。然后就是意大利米兰疫情大爆发,纽约有了首例,紧张的气氛迅速弥散。3月20日,纽约州长库莫签署“暂停”防疫令,2000万人留在家中,同时关闭了非必要企业,之后的情况大家就都知道了。


其实过年期间国内疫情突然爆发,从亲朋好友的微信朋友圈,到网络上各种渠道的新闻报道,每次突发事件和每个防疫阶段的心理变化都是感同身受的,整个过程中海外的华人全程陪跑,身边很多热心的朋友都在搜集口罩和防护服等物资寄回国内。因此当疫情席卷全美时,华裔的朋友们多少还是有些心理准备的。


此次在站台中国dRoom空间的“信件”就是在城市暂停期间的创作,近三个月画了八十封信,每日一封信,我称这是对自己无能为力的抵抗,是无用之人的情感寄托。如果说这些信件是个容器,那里面是实的,也是空的,或包罗万象,或空无一物。信(心)中谁人知,还要看读信的人。


798艺术:这些以油画颜料创作的作品是绘制在中式笺纸上的,除了笺纸所具有的信件的象征意义外,运用这一媒介还有怎样的考虑或不同的感受?此外,相对于大尺幅作品,你在此类小画的创作中是否也有着不同于前者的方式及体验?


陈栋帆:谢谢你留意到了不同。2015年我第一次画信件,更多的还是“家书”的寄托。而今年突然被迫隔离后,在家里翻箱倒柜找出绘画的材料,当再次摸到这些中式笺纸时是被它的形制所触动,横竖交错,四边困顿。说触景生情矫情了点,更多的是不服气所激发的斗志吧,就算是画地为牢,我也要任其驰骋。方寸之间见天地,细微之处有乾坤,这些信件的创作就在隔离避疫期间这么开始了。


大尺幅的作品能将人包裹在画面里,细节处处需要精神力的高度集中和凝结,能量是直击人心的,创作常常需要凝视、等待、狙击和搏斗。小画更需要有格局,沉溺于趣味不可取,小画创作有点像安静地倾听。


798艺术:你的画面题材十分丰富,不仅是指此次展出的作品,也包括你以往的创作。通常这些形象及内容灵感的来源是什么?或者说,一幅画通常是如何开始的?又是如何导向你心目中的一个效果?


陈栋帆:谢谢,这与我分阶段的创作进程有关,如果我正沉浸其中,所有的实践都会围绕它展开。这么干说有点不知所云,举个例子吧。某个阶段我非常执着于绘画之中的精神力量,我试图把绘画中的干扰因素剔除掉,将笔触和色彩从画面中抽离出来。恰逢我在长岛市租到了很理想的工作室,面对空荡荡的白盒子空间,激发了空间绘画的创作,试图用色彩和笔触去描绘一个精神的空间。我把这个沉浸式的彩色空间称之为庭院,我在花园里接待朋友们,有时会为他们绘制肖像。这些肖像是内在精神的写生,尽力去感受人与人之间的精神连接,有时会有些困难,但仍有所得。

在这期间我又创作了纽约中国城Doyers St的公共艺术作品“龙与花之歌”,关注移民文化是公共创作的思考,具体到创作部分是如何用巨幅抽象绘画将这条街的肖像描绘出来,绘画能否表现历史、现在和未来,说白了就是如何写意这条街的精、气、神。有近两年的实践都是当下创作的递进,所有的内容来源都是基于大量的实践和经验,我并不信任灵感乍现,但我相信如果一直在创作的状态里,只要把气息调整好,画面自己会走向他该有的样子。


798艺术:人物、动物、拟人化的日常物,或者说具有鲜活生命感的对象往往是你画面的主角,从中能够感受到一种对个体生命的强调,这其中是否也包含了一种自我影射?


陈栋帆:在家里通过网络接收外界的信息,瞬息万变的世界,触目惊心的事态,疫情彻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截止今天全球因疫情去世已经有554,924人,更悲伤的是因疫情造成的连锁反应,有新闻报道因饥荒而饿死的人可能会更多。

肖像画的确会有自我的影射的部分,但在这里的“我”并不是重点,“被遗忘的信件2020”中我特别强调了个体生命的不同,每个生命各自有着独立的叙事。创作时我会陷入在很深的寂静里,我希望看画的人也能感受到这片刻的安宁。



798艺术:你画面的色彩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不仅是丰富的色彩构成,还包括对纯色的运用以及对色彩关系的平衡,而且你画面形象的构建大多也是通过色彩来完成的。请谈谈你在创作中对色彩的思考。


陈栋帆:你很有洞察力,对色彩的研究是我过去这些年创作的重心,而且使用色彩来完成形象与造型是我创作中很重要的方式之一。色彩在绘画中的运用是技艺的需要,这并不是探索的重点,色彩与心理的关系是要常年来实践的。不同的颜色有着不同的意义,虽然因文化不同有个别的差异,但是人类对红、黄、蓝、绿等基本的原色却有着共识,使用简单的颜色就已经足够了。还是举个例子吧,我研究音乐主题的创作时,色彩会幻化为音符,我会把自己想象为指挥家,黄色遍地生花,蓝色稳定节奏,白色顺畅气息,绿色舒缓气氛,红色又将和谐破坏激荡,黑色再将骨架搭建起来··· ···这是既感性又科学的研究,当然在谈论色彩的实践之前,情感的感受与体验的共鸣是前提,否则色彩是没有灵魂的。

 

798艺术:不难发现,尽管你的画面充满想象,甚至荒诞,但它们始终与现实紧密相关,你的创作与生活之间是怎样一种关系?


陈栋帆:创作是我生活的一部分,生活围绕着创作而展开,我想两者已经是不分离的关系了,我的生活里不能没有创作,我的创作也离不开我的生活,不好意思有点绕。你讲我的画面充满想象,甚至荒诞,细想一下,其实我们的生活也不正是如此吗?


+
+
+
+
  • 博客
  •  | 
  • BIAP
  •  | 
  • Facebook
  •  | 
  • Twitter
  •  | 
  • 微博
  •  | 
  • 微信
  •  | 
  • 豆瓣
  • 注册
  •  | 
  • 登录
  • 北京站台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19741号 | ©站台中国 京ICP备12019741号-2

    www.beian.miit.gov.cn